• <em id='iunnhels'></em>

  • <ins id='iunnhels'><td id='iunnhels'><em id='iunnhels'><div id='iunnhels'></div></em></td></ins>
    <label id='iunnhels'><form id='iunnhels'><tt id='iunnhels'></tt></form></label>
  • <select id='iunnhels'><big id='iunnhels'></big></select>

    1. <abbr id='iunnhels'><tr id='iunnhels'><select id='iunnhels'></select></tr></abbr>

      并购产业中国半导体发展路径分析

      文章来源:砍柴网 作者: 2017-06-22 13:01

      导读:

      [中国芯片长期大量进口,过去十年,多数年份进口金额甚至超过石油,市场巨大,技术含量高且涉及行业众多,对于国家具有重大战略意义。一批又一批的半导体人夙夜兴

      中国芯片长期大量进口,过去十年,多数年份进口金额甚至超过石油,市场巨大,技术含量高且涉及行业众多,对于国家具有重大战略意义。一批又一批的半导体人夙夜兴寐,把振兴...

      中国芯片长期大量进口,过去十年,多数年份进口金额甚至超过石油,市场巨大,技术含量高且涉及行业众多,对于国家具有重大战略意义。一批又一批的半导体人夙夜兴寐,把振兴中国芯作为己任,从自研、引进、合资、收购等多种途径出手,希望赶上国际半导体产业的滚滚车轮。国家层面仅从2000年开始出台了大量支持政策,资金投入数以千亿记。

      u=600289281,3149196083&fm=26&gp=0

      目的都只有一个,迅速补足产业短板,缩小竞争差距,完成产业升级。在这样的大背景下,国内涌现出一批企业和投资机构,从自主建设研发和海外并购两个方面入手推动我国半导体产业发展。中芯国际、华宏集团等是前者的代表性企业,清华紫光、武岳峰等则参与了多起并购项目。

      以紫光集团为例,从2013年启动了一系列的并购和资本运作,实现了对手机芯片设计企业展讯、锐迪科的并购。整个行业为之一振,而紫光董事长赵伟国本人也借此一夜成名。随之而来的是一系列霸气十足的头衔,如“并购狂人”、“资本高手”等。然而,作为一个以房地产起家,以资本运作见长的经营者,赵伟国为中国半导体行业带来的到底是一股什么样的“风”,我们还有必要细查之、慎问之,防止炒作之后的“弯道翻车”伤害产业发展。

      先从赵伟国最引以为傲的并购来看一下。2013年底,赵伟国治下的紫光以约18亿美元完成了手机芯片设计厂商展讯通信的并购,紧接着在2014年中,又以9亿美元并购了射频类上市企业锐迪科,这两起成功的海外并购总金额接近30亿美元。随后在2015年年中又以23亿美元的代价在国内投资了网络设备供应商新华三51%的股权。在三年时间里完成了国外27亿和国内23亿合计近50亿美元的并购投资,而赵伟国也借助这样的动作确立了自己在半导体行业内的名声。然而业内也不断传出一些思考和忧虑,如:

      赵并购的标的大多为华人圈企业,缺乏并购真正国际企业所需的政策沟通能力、资金筹措能力、项目交割能力。

      赵是否有能力管理好这些企业,保持团队稳定,调动积极性,将其研发、产品、客户等要素保持和发展好。

      赵在并购过程中和竞争对手,如浦东科投,等存在诸多纷争,关于其“不计成本”、“违反行业规律”等指责不绝于耳,业内普遍关注其并购资金来源不稳定、利息过高、期限错配、杠杆率过高等风险。

      在当时如火如荼的大背景下,这些声音被众多喝彩声所压制,但随着时间的不断展开,这些担忧渐渐变成了现实。笔者梳理了一下紫光的并购战绩,发现其在展讯、锐迪科、华三等并购之后,所有的大型并购案例均折戟沉沙,而且不少还疑点丛生,令人侧目:

      2015年9月底,紫光高调宣布以38亿美元投资美国存储设备供应商西部数据,后因西部数据股价下跌,紫光资金筹措情况不理想,以及所谓的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IFUS)质疑等原因放弃,导致清华紫光在海外的信誉大幅下滑。

      2015年同一时期,紫光先是高调宣布以230亿美元收购美国内存生产商美光,美光随即辟谣未收到相关邀约,后紫光又宣布以参股的形式投资美光,也无疾而终。其实按照紫光的资产规模和资金实力,当时与美光相差很多,根本没有资金完成交易。收购没有做成,紫光的股票却因此经历一波行情,让人怀疑这是真收购还是只想炒作股票。

      2015年底至2016月前后,紫光先后宣布将入股台湾地区封测企业力成、矽品、以及存储器生产企业南茂等。在此过程中,赵伟国高调发声“施压台湾开放芯片产业,否则禁止台湾芯片在大陆销售”,结果也以失败告终,还引起台湾产业界对于清华紫光乃至大陆半导体企业的极大不满。

      2015年底,赵伟国又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发声,宣称有意并购台湾手机芯片设计企业联发科,结果又是雷声大雨点小,和以前一样成为赵伟国个人宣传的噱头。

      2016年,坊间又传出紫光有意以53亿美元的代价入股韩国存储器生产商SK海力士20%股权,后又不知什么原因没有下文了。一个高校控股的大企业的行为,在这种个人的炒作下,如同儿戏一般。

      令人唏嘘的是,这一系列“失败”的并购案过程中,紫光股份(000938)的股价这几年也随着这些消息大起大落,作为持有紫光集团股份的北京健坤投资集团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实际控制人和相关事项的知情人,赵伟国先生个人如何利用这些消息从中套利大家不得而知。以至于郭台铭先生直言不讳的提出“赵伟国只是炒股者”的断语。

      通过列举这些并购案例不难看出,赵伟国治下的紫光在展讯锐迪科之后发起的并购项目无一成功,业内少数冷静声音所传达出的忧虑一一成真。赵伟国治下的紫光对投资对象所在国政策沟通不足,“野蛮式”并购引发美国、韩国、中国台湾等监管部门的高度警惕,为中资开展正常并购制造了诸多麻烦,导致很多中资正常并购活动被叫停,例如:

      2015年中前后,中国电子并购美国微控制器生产商Atmel的过程中,因为政策层面的劣势而放弃第二轮报价,遗憾出局。

      2016年1月左右,华润等中资财团以25亿美元收购美国半导体企业仙童,后因CFIUS“从细从严从国家安全”式的态度而最终停摆。

      虽然很难量化评估美国监管机构的做法和赵伟国治下紫光“野蛮式”并购之间的联系,但美国监管机构在同期收紧相关政策却是不争的事实。

      尽管紫光在并购业务上陷入停顿,但中国半导体产业资本却在不利条件下依然取得了大量收获,为产业后续发展创造了良好的信誉和基础。

      2015年3月,中信资本、清芯华创、金石投资宣布以19亿美元收购美国上市摄像芯片厂商豪威。

      2015年5月,建广资产以18亿美元完成对欧洲半导体企业NXP射频业务单元的并购。

      2015年12月,武岳峰、亦庄国投、华创、华清基业等以7.3亿美元并购美国存储器生产商ISSI。

      2016年6月,国际以4900万欧元收购意大利汽车电子类晶圆代工企业LFoundry。

      2016年6月,建广资产和智路资本以27.5亿美元并购恩智浦的标准品业务。

      2016年年底,国新控股下属的基金宣布以13亿美元收购FPGA 厂商Lattice。

      这些成绩的取得,恰恰是这些企业尊重监管层关切,按国际并购操作规范出牌,资金准备充分合理、投后管理方案令人信服的结果。对比之下,赵伟国治下的紫光在并购领域颇有些“繁华散尽归无处”的尴尬和无奈。分析紫光前后的得失,不难发现,在国际并购中做好充分的政策沟通、做好并购资金的匹配、加强投后管理和团队建设是最核心的关键成功要素。那种一切为了股价,一切为了市值,一切为了炒作的做法实在是产业发展的大忌。

      下面我们再从实业的角度来进行分析。赵伟国近期高调宣布其已经成为全国最大的半导体晶元生产商,超越中芯国际,中芯国际已经“风光不再”,但据汇总紫光集团新闻可以看到其产能布局情况:

      本文链接:/VR/kx/2017/0622/11104.html

      声明:众乐分享网转载稿件,不代表本站观点,若侵权请来信告知,有异议请联系我们;

      关注众乐分享网微信号

      扫描加关注!

      众乐分享网福利发放

      相关阅读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