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em id='iunnhels'></em>

  • <ins id='iunnhels'><td id='iunnhels'><em id='iunnhels'><div id='iunnhels'></div></em></td></ins>
    <label id='iunnhels'><form id='iunnhels'><tt id='iunnhels'></tt></form></label>
  • <select id='iunnhels'><big id='iunnhels'></big></select>

    1. <abbr id='iunnhels'><tr id='iunnhels'><select id='iunnhels'></select></tr></abbr>

      自拍鄙视链下的社交网络生存

      文章来源:网络整理作者:采集侠2017-09-06 11:37

      导读:

      [人是社会性的动物,骨子里深深地携带着被社会生活遗忘的恐惧。因此,美颜自拍这种几乎无成本、有充分自主性,又能得到他人关注的行为,自然能够得到社交生活的青

      人是社会性的动物,骨子里深深地携带着被社会生活遗忘的恐惧。因此,美颜自拍这种几乎无成本、有充分自主性,又能得到他人关注的行为,自然能够得到社交生活的青睐。

      自拍鄙视链下的社交网络生存

      公元前 34 年,身患懒癌的西汉汉元帝,连自己的婚姻“性”福都懒得亲力亲为,单凭着画师的画像“按图挑人、依图宠幸”。哪曾想那画师毛延寿掉进钱眼儿里,失了客观真实的本分。不愿行贿的昭君最终落得一席红袍出塞,汉元帝也只好将美人拱手让给匈奴单于。

      公元 2017 年,已经接近而立之年的 90 后们,在看陌生人社交网站上PO出的照片时,有超过六成的人会因为自拍的颜值高而主动搭讪。而在比他们小 5 岁的 95 后“小皇帝”中,这个数字上升到了81%(数据来源于社交app遇见发布的《 95 后陌生人社交白皮书》)。相应地,无数不擅长或不屑于经营颜值的男女“昭君”们,正被放逐到社交网络的荒漠。

      从西汉到今天两千多年,颜值一直都是极其重要的社交货币,人类对美的追求近乎本能。

      自拍进化史,就是鄙视链进化史

      尽管自拍听起来更像是数字时代的产物,但从本质上来看,也不过是“新瓶装旧酒”。创作于 5 万年前的法国拉斯科洞窟壁画是迄今为止最早的人类“自拍”,如果不把这段久远的历史纳入考量,那么文艺复兴时期大致可以看作是自拍的1. 0 时代。在这个时代里,达芬奇、拉斐尔、梵高、伦勃朗等一众画家利用自画像将“自我成像”提升到艺术创作的高度,他们借自画像进行生活记录和艺术表达。

      而当自画像变成一种自我表达的艺术手段,一条关乎技艺与品位的鄙视链,就自然而然的被纳入到这一创作行为中来。

      在那幅举世闻名之作——《割耳朵后的自画像》里,梵高用挣扎的线条与狂舞的色块勾勒出一个看似从容平静的自我,不仅在作画时间上完胜那些对着镜子死抠细节的古典主义老学究,在审美品位上,也让那些习惯用“张牙舞爪”表现愤怒的画师们汗颜。

      时间来到 1839 年,美国摄影师罗伯特·科尼利厄斯在自己商店门口特地摆了个pose,用照相机给自己拍了张照。于是,第一张现代意义上的自拍诞生了,这也宣告了自拍2. 0 时代的来临。随着柯达在 1900 年推出廉价的“盒子布朗尼”相机,照相机才真正意义上得以“下凡”。

      如果说自拍1. 0 时代的鄙视链关乎时间和艺术表达,那么到了相机摄影的2. 0 时代,鄙视的利箭不再维系于画笔之上,相反,作为特殊的成像装置,摄像机将一系列新的名词带入到这一图像文化之中:像素、焦距、曝光、色温……伫立于鄙视链上方的,是将这些参数熟稔于心的摄影师们。而在摄影师之上,位居鄙视链顶端的,则是能够购买这一昂贵机器的天潢贵胄们。

      随着智能手机的普及,拍照开始走下神坛。而在智能手机的更新换代中,自拍也走上了高速发展的3. 0 时代。 21 世纪初,第一台有摄像头的手机出现了,夏普J-SH04,虽然11W的像素在现在看起来像闹着玩儿一样。

      既然手机能拍照了,那自拍肯定不会被遗忘。在那些没有前置摄像头的日子里,反手拿手机拍下模糊的自己,真是新鲜又滑稽。

      后来我们有了智能手机,但我们的自拍照仍然只能“裸奔”。这就催生了一系列软件和硬件的出现:包括后期图片处理app美图秀秀、带美颜功能的相机的app美颜相机,以及专业自拍的美图手机等等。

      当代的自拍史可以说就是美图秀秀的历史, 8 年多以来,虽然每年都有新的影像类app爆红,但是依然没能撼动美图秀秀的地位。庞大的用户量让美图秀秀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全球的审美,如今年推出的手绘自拍特效迅速席卷全球,Facebook、Twitter上满屏都是来自东方的美颜特效,就连好莱坞的明星们都免不了“俗”一把。如今,美图秀秀已经从一个名词变成了一个动词,甚至是修图的代名词。“美图秀秀一下”已经成为人们口中必备的拍照流程。

      人是社会性的动物,骨子里深深地携带着被社会生活遗忘的恐惧。因此,美颜自拍这种几乎无成本、有充分自主性,又能得到他人关注的行为,自然能够得到社交生活的青睐。

      社交网络将“自拍鄙视链”引向何方?

      随着自拍高度卷入日常的社交生活,一条崭新的自拍鄙视链也出现了。

      如果说梵高时代的“自拍鄙视”关乎审美品味,摄像机时代的“自拍鄙视”关乎硬件技术,那么“社交网络+智能手机”时代的“自拍鄙视”,则是审美与硬件盘根错节而形成的一条“双螺旋锁链”。

      首先是硬件。俗话说:“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这话一点不假,但是当某一件“器”成为做一件“事”的必需品,那器物就不只是器物那么简单,而是上升为标签,从而起到区分其使用者的作用。

      以手机为例,在乔布斯时代,在第一时间用上新版的iPhone,成为所谓“成功人士”的标签,为了能在社交圈子里获得这样的标签和随之而来的风光,不少人甘愿献出自己的肾,这就是标签的魔力。

      时至今日,已经成为街机的iPhone身上的光环已渐渐褪去,标签被重新张贴在美图手机上。

      PingWest调侃称:

      “如果一个女孩子用美图手机,那么几乎可以断定这女孩至少有一个以上的小香包,而且包里肯定还有一个iPhone”。

      为什么是偏偏是美图手机接替了iPhone的风头?除了老生常谈的对美的基本需求,一是因为美图手机难买,买到了就是一种“金钱象征”。例如美图手机今年发布的“美图M8 美少女战士限量版”,这款手机上线当天就立刻售罄,一时间在第三方电商平台价格比官网贵出 5000 元。二是社交压力,看到圈子里的姐妹用美图手机拍出的自拍效果好,自己也绝不能输,更进一步,这种攀比心理从手机转嫁到了男朋友身上。有男生吐槽,在帝都的名媛圈子里,如果发售后一周没拿到及机器,那必然会面临一顿冷嘲热讽:“男朋友不行,换了吧”。而在明星圈更是如此,就曾有人因此戏谑,一个艺人红不红的标准就要看她能不能在美图手机发布后的第一时间用美图新机在社交平台上秀一张自己的自拍照。

      双螺旋鄙视链的第二条关乎品位。这条鄙视链的基本逻辑是:你的自拍反应了你的审美,而审美绝非是一项纯粹的精神活动,它包含着更丰富的社会意涵。审美差异受基因、文化、教育,甚至所在地气候的影响,同时也以一定程度的刻板印象影响着人们对美的理解。

      如果你还把自己修成蛇精脸、磨皮磨的连卧蚕都看不见,那你很可能要被那些把磨皮、祛痘、瘦脸、美白步步做得滴水不漏的朋友们偷偷diss了。相反,如果你开怀大笑,眼角还能看见一点细小的纹路,嘴唇丰满、肤色健康,那你的朋友们反而觉得你“真实不做作”,若是自拍里再出现国外的地标性建筑,那你就是朋友圈云游四方、受西式教育浸润的“白富美”无疑了。

      本文链接:/zl/2017/0906/17555.html

      声明:众乐分享网转载稿件,不代表本站观点,若侵权请来信告知,有异议请联系我们;

      关注众乐分享网微信号

      扫描加关注!

      众乐分享网福利发放

      相关阅读 更多